顶点小说 > 奇迹的召唤师 > 2004 “要去见她吗?”(求月票)

2004 “要去见她吗?”(求月票)

?热门推荐:
????阴阳塾。

????那是国内屈指可数的阴阳师培育机构。

????对于将成为专业的阴阳师视为目标的人来说,这里是开拓未来道路的登龙门。

????在这里,课堂的内容偏重于实践,尤其是实技课的难度极高,升上最高学年的三年级塾生在甲级咒术的实力上已经能够算得上是半个专业人士,乃是所在咒术界中广为人知的名门中的名门。

????而阴阳塾的塾舍就位于东京的涩谷,现在的塾舍是四年前刚完工的新塾舍,前年六月倒是一度因〈上巳再祓〉事件的动态灵灾袭击导致遭到严重破坏,现在早已修缮完毕,完全看不出当时留下的破坏痕迹。

????这里就不只是最新设备一应俱全的大楼,同时也散发出与接近半世纪的历史相辅相成的肃穆气氛,在从塾里离巢独立的大批阴阳师心中,这里是一间令他们难以忘怀的学舍。

????只是

????“变化还是有的吧?”

????在阴阳塾的塾舍大门前,身披鸦羽般的漆黑外衣的少年眺望着眼前的大楼,一边感到怀念,一边又不置可否般的笑了笑。

????眼前的先进大楼和记忆里的那一栋一样,没有半点的改变。

????再怎么说,对于这个世界而言,罗真的离去,不过是短短一年多的时间罢了。

????但变化确实是存在的。

????不是外观的问题,而是内在的问题。

????“熟悉的灵气,除了一、两个以外,其余的都已经不在了呢。”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如今,夏目已经不在罗真的身边了,铃鹿亦是和夏目一起随着土御门家离开,曾经的同学及教师同样因接连的事件走了不少,剩下的都是一些对于罗真来说无关紧要的存在。

????“连大友老师都不在了吗?”

????通过〈慧眼〉的观测,罗真便发现了这样的事情。

????“不过,这也是可以想象到的。”

????要知道,当初,大友阵之所以会出现在阴阳塾,原因便是为了应对罗真的到来。

????当时,罗真还被世人视为是夜光转世,进入塾舍就读,不仅引起了广大世人的关注,更是被狂热的夜光信徒虎视眈眈着。

????身为塾长的仓桥美代身为一介优秀的观星术士,早已读到了罗真到来以后的乱象,因而通过私底下的交情极好的天海大善向大友阵发出邀请,让大友阵辞去咒搜部的工作,进入阴阳塾,成为讲师,以便在将来的混乱中保护学生,保护塾舍,乃至保护罗真。

????而罗真既然离开了阴阳塾,成为了通缉犯,那大友阵自然便没有留在阴阳塾中的理由,随时离开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知不觉间,很多熟人都离开了呢”

????罗真这样子呢喃着。

????当然,在阴阳塾内,罗真还是「视」得了意外的熟人。

????“她还在阴阳塾里啊?”

????罗真的脑海里浮现出某个宛如偶像明星般美丽又身材姣好的少女的身影,不自觉的微微一笑。

????“当初我出事的时候,她已经被仓桥源司给控制住,不再出现在阴阳塾内,我还以为她会就这么离开,成为仓桥家的深闺大小姐,现在反而回到塾舍里,倒也算是不错。”

????至少,没有了罗真和夏目以后,那个丫头应该会过得很痛快吧?

????“毕竟没人跟你抬杠了呢。”

????这么说着,罗真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丝的苦笑。

????话是这么说,但罗真也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吴下阿蒙,怎么会不清楚自己与夏目的离开,对于那个少女来说,绝对不算痛快呢?

????对方只会觉得伤心,觉得寂寞,更觉得孤单,这才是罗真能够预测到的状况。

????“要去见她吗?”

????罗真犹豫了。

????但仔细一想,罗真还是选择放弃。

????“接下来还不知道会不会和她父亲为敌,如果打算对她的生父做不好的事情,那还是别去见她了。”

????如此想着的罗真不由自主的也将这样的话语给嘀咕似的道了出来。

????然后,被来到这里的式神给听到了。

????“作为那孩子的祖母,我很感谢你能这么为她着想,但作为一个女人,我还真想好好的教训教训你啊。”

????当这样的声音自前方传来时,罗真已经看向了大门的方向。

????在那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只黑猫。

????“好久不见,秋观同学。”

????黑猫口吐贵妇人的声音,像是蕴含笑意般的向着罗真打招呼。

????见状,罗真莞尔一笑。

????“好久不见了,塾长。”

????眼前的黑猫,正是阴阳塾的塾长,仓桥家的前家主,在咒术界里极其有名的观星术士————仓桥美代。

????“真亏您能发现我的到来,难道您视线观过星象了吗?”

????罗真似笑非笑的这么说着。

????可听到罗真的话,仓桥美代反而投来无奈的眼神。

????“很遗憾,我的观星能力已经在这一年多里衰退得差不多了,如今已经几乎无法见到星象。”仓桥美代唉声叹气似的道“但即使是这样,那也不代表我老眼昏花了,虽然你的灵气和过去相比真的产生了极为惊人的变化,可正是因为拥有了这种规模的灵气,出现在这里,你以为不会被发现吗?秋观同学?”

????仓桥美代的话语,让罗真先是一怔,随即醒悟了过来,哭笑不得。

????“好吧,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无法被人视得灵气的地方待得太久了,都忘记隐藏灵气这回事了。”

????只能说,习惯真的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情。

????“那我还真是好奇你这些日子以来到底待在什么地方了啊,秋观同学。”仓桥美代注视着罗真,像是在确认着什么,又像是在感到震撼一样,喃喃道“你现在的灵气真的比起过去,变得太多,太多了,多到让我都不敢确认你到底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孩子了。”

????仓桥美代就说着这样的话。

????只是

????“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了,以你这种规模的灵气出现在这里,哪怕是塾生们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发现,现在恐怕都已经产生骚动了。”仓桥美代这般道“怎么样?要久违的回塾舍坐坐吗?”

????“可以吗?”罗真耸了耸肩,道“既然连你们都已经发现我来了,那估计别的家伙也一样,再过不久,这里就有麻烦会上门囖。”

????“既然是麻烦,那就注定躲不掉。”仓桥美代不以为意般的道“在此之前,就让我将身为塾长的义务尽到最后吧。”

????话落,仓桥美代转过身,往塾舍的方向而去。

????看到这一幕,罗真不由得笑了,随即抬起步伐,跟在仓桥美代的身后,进入了塾舍。

????。